首页 | 资讯 | 网评 | 民生 | 关注 | 生态 | 文化 | 案例 | 财经 | 透视 | 法治 | 保健 | 反腐 | 聚焦 | 教育 | 人物 | 社会 | 书画
  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文化 > 内容  

【小说】妈,您就是我亲妈

发布日期:2021-10-07  查看次数:3256 来源:河南  作者:赵兴旺

 
 
 

    “妈!您就是我的亲妈。”在吃饭时,女婿大伟冷不丁地对岳母春兰说了这样一句话。

春兰一愣症,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转。她不知咋回话,也不敢看大伟的脸,只顾低着头闷闷地吃着饭。

女儿娜娜恋恋不舍地离开他们到另外一个世界去了,外孙女也上学了,春兰感到总待在女婿大伟这里,也不气势,想着不如回老家,一个人默默地度过晚年。然而,她又舍不得她一手带大的外孙女,每天总处在纠结之中。她想告诉大伟,但,迟迟开不了口......

大伟见岳母这段时间情绪很低落,几次欲言又止,他早已看出岳母的心事,于是主动诚恳地说:“妈,娜娜走了,我们都悲痛欲绝。妞妞也十几岁了,我也三十多岁了,我就没打算再续弦,咱们一家人相依为命,混混攒攒过日子。”

大伟女婿能说出这样的话来,岳母始料不及,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才好,抑制不住内心翻滚的五味杂陈,泪眼婆娑地说:“我有点不舒服。”

大伟说:“妈,你去躺一会吧,我来洗锅刷碗。”

岳母进到卧室,反手把门一关。

妞妞见外婆太反常,就问:“爸爸,外婆咋了?”

“外婆想你妈妈了。”

妞妞轻轻推开外婆卧室的门,头一伸,看到外婆用被子蒙着头抽搐着,被子随着呼哧声在抖动……

妞妞见状,泪珠夺眶而下,转过头跑回自己的卧室,也爬在床上呜呜地也哭了起来。

大伟坐在餐桌旁,一动不动,无声的泪水默默地滴落下来。

这真是,娘想女儿婿想妻,妞妞想妈痛心扉……

春兰哭着,心里在寻思着,我的命咋这么苦呀?难道是我的命太硬吗?父女俩相继而去,丟下我孤老婆一人,也没有个掏心窝说话的人,这日子何时才是个头啊!

春兰想女儿,继而又想到曾深深爱着她的老公志成。

春兰与志成是前后院的邻居,光屁股娃时就在一起玩,打小就有邻居逗志成说:“成成,你长大要媳妇不要?”

“要。”

“你要谁做你的媳妇?”

“我要兰兰。”

上学时,志成和春兰是形影不离,放学回到家后,俩人头抵头地在一起做作业。

长大了,他们彼此在学习上暗暗较劲,你追我赶的互不相让。

高考时,志成被录取,春兰落榜了。

志成上大学时经常给春兰来信,鼓励她不要丢下书本,继续复习。

春兰回信说:“我的命不好吧,祖坟上也没那苗蒿,我认了!以后,你走你的阳光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。”

志成立即回信说:“你要不复习再考,我就也不上大学了,咱们就在一起。”

春兰爱志成,就听了志成的话,又拾起书本复习。

再一次高考结束,春兰心里没底,报志愿就保守地填了师范类学校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春兰的希望没落空,好歹被录取了。

一晃几年就过去了,志成大学毕业在一科研部门工作,做了一名化验员。春兰后来成了一名光荣的教师。

志成和春兰工作都就绪了,没有任何绊瘩,顺水顺风地完婚了。

 志成和春兰完婚,就像久旱逢甘霖,干柴遇烈焰,两人如胶似漆,缠缠绵绵,沉溺在爱河中,宛如神仙眷侣。

春兰依偎在志成身边,瞅着志成的脸,带着向往的神色,问:“老公哥哥,你还记得咱们小时候做的‘过家家’游戏吗?”志成拥抱春兰的胳膊更有力,更紧了,沉浸在往事的温馨中,缓缓地说:“咋能忘,总在眼前过电影似的。”少顷,志成又换成一种神秘的语气,说:“一千多年前,诗仙李白就提前给咱们写了一首诗。”

春兰直起身子疑惑地看着志成:“有吗?”

志成模仿着赵忠祥的神态,一字一板沉稳地朗诵道:“妾发初覆额,折花门前剧。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。同居长干里,两小无嫌猜。十四为君妇,羞颜未尝开。”

春兰也学着倪萍的样子,甜甜地说:“六百多年前,宋太祖赵匡胤十一世孙、秦王赵德芳嫡派子孙,大诗人、大书法家赵孟頫还给咱们婚后准备了一首诗呢?”

“有吗?”志成想不到春兰灵感来得这么快,眼睛瞪得大大的。

“ 你听!”春兰抱住志成的脖子,脸紧紧贴在他的脸上,柔柔地朗诵道:“你侬我侬,忒煞情多。情多处,热似火。将咱两个,一齐打破,用水调和。再捻一个你,塑一个我。我泥中有你,你泥中有我。与你生同一个衾,死同一个椁。”

志成赶快捂住春兰的嘴:“打住打住,冒飙了,说冒飚了。”

春兰张开樱桃小嘴,吐了一下红粉粉的舌头,算是表示歉意吧?

志成对春兰说:“自从结婚后,我发现你变了,眼睛总眯缝着,目光柔柔的。”

“我觉着,我掉到蜜糖罐里了,一天从早到晚,迷迷糊糊的。”春兰又改口问志成:“你也变了,没有绅士沉稳风度了,有点张。”

志成说:“是吗?我都怀疑我成了乐不思蜀的庸君了。我都耽心我堕落为‘麻野雀,尾巴长,娶了媳妇,忘了娘’ 的人了。”

小两口一日闲饭都没吃,春兰的肚子就像发面一样慢慢地鼓胀起来了。春兰有身孕了。

临产前,小两口去咨询医生。医生说,孕妇该活动还得适当活动一下,将来容易生产。

晚饭后,小两口都要上街溜达一圈。

怕路上有冒冒失失骑车的,还怕有顽童横冲乱蹿的,怕他们撞到春兰的身上,志成在一旁时不时地伸手,护挡着春兰的肚子。

 

春兰拨开志成的手,说:“大街上,过分了,遭人嫌。”

志成嬉皮笑脸地贴在她耳旁,说:“你这西瓜肚子,比大金瓜还贵重呢,我咋能不好好保护?”

春兰嘴上说:“老是没正经。”心里却甜丝丝的。

春兰生了,就小心翼翼地问:“大哥,我生个女娃,你不高兴吧?”

志成说:“都到啥时代了,谁还计较是生男孩,还是生女孩?关键是咋把孩子培养成才。”

“那给女女起个啥名字?”

“你是女同胞,给女孩起名有优势。你起名吧!”

春兰思考了一会,就从床头柜上拿过纸和笔,在上面写了一下,就递给志成,说:“咱两个共同为女女起名吧?”

志成接过纸和笔,看到春兰在上面写了一个“女”字。志成就在“女”字旁加了一个“那”字。

 

春兰接过志成递过来的纸条一看,高兴地说:“行,这名儿洋气。”

志成得意地说:“比你那土儿吧唧的‘春兰’名字要好听吧?”

春兰嘴一撇,不以为然地说:“你没文学细胞吧?春来江水绿如蓝,千树万树花盛开。多有诗情画意呀!”

  时间像无声地流水一样,在人们指缝间不经意中流淌着。

一次,化验室失火了,为了保护好化验室的数据资料,志成抱着还燃着明火的‘反应釜’奔出化验室……

志成重度烧伤生命垂危,临合眼之前,他拉着春兰的手说:“我对不起你们母女俩,真放心不下你们,我走后,遇到合适的,你再找个帮手。你一定要把娜娜培养成材,将来给女儿找一个善良的,有责任有担当的好人,女婿能对你们母女要好,我就安心了!”

春兰拉着志成的手,哭成泪人似的,说:“我不会再找了,我心中只有你,我宁愿当妈又当爸,也不愿娜娜有后爸。”

春兰把全部的精力都倾注在娜娜的教育学习上,娜娜倒也乖巧听话,没辜负爸妈的期望,学习成绩一直是拔尖的。

娜娜听妈妈说,爸爸是理科生,做科研工作,她就也要做科研,想做出一番成就,抚慰爸爸事业上未尽的遗憾。

娜娜高考成绩斐然,顺利考上科大。妈妈也很开心。

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候,春兰跪在志成的遗像前,喃喃地说:“志成,现在我可以理直气壮地告诉你,我们母女俩没让你失望,娜娜她考上科大了!有你作为我们的灯塔,我们会好好地活着,活出人生的精彩。”

娜娜被一类高校录取,心里激动兴奋地睡不着觉。她听到客厅有动静,轻轻拉开卧室的门,看到了妈妈的举动,就扑上去搂着妈妈的脖子,脸贴着妈妈的脸,泪水和着泪水……

娜娜科大班里有一个河南来的男生,名叫大伟,大伟高大英俊帅气,成绩与她不分伯仲,他们二人相互吸引,偷偷欣赏着对方。

临毕业时,al集团去科大招聘人才。招聘人员看看学生档案,听了校方的介绍,面试了本人,当场拍板聘用大伟和娜娜成为该集团公司的程序科研开发员。

娜娜和大伟是同校同级同班的学友,又一起被聘用到这家国内外著名的网络集团公司总部,这一切就好像是上天的有意安排,他们也自然而然地相恋,后来顺顺利利结了婚,隔年喜添千金,名叫“妞妞”。

他们居住的万科小区有三十多幢楼,常住人口一万多人。这里人的观念与北方大不相同。在北方,小区内有这个书记那个长的行政领导,小区内的人都会津津乐道,炫耀自豪。而这里,最有钱的人不是行政干部,而是al干活的人,他们的年薪可高达百万。al的口号是“连续工作十年,后半生无忧”,并采用连续工龄入股分红法等政策。al的人都很低调不张扬,工作就是玩命地干,休息就是静静地休息,不扎堆海吹闲喷。

世界上,钱财都不是轻轻松松能揣到兜里,都是靠辛勤地劳动换来的。al的人早上一上班,直到夜里九点多才下班,一般回到家都十点左右了。

那年的例行美年健康体检中,娜娜被筛查出癌胚抗原偏高的噩耗。一家人顿时如五雷轰顶,乱了方寸,不知所措。

咨询过的医生回答说:“癌胚抗原偏高,不一定就是癌症。早治疗,早预防,把萌芽中的病灶消灭掉。

一家人陪同娜娜去全国著名的肿瘤医院治疗。娜娜是积极乐观的,化疗曾一度导致秀发秃少,她在人前打趣地说:“我算不算光头美女?”

娜娜的活泼开朗,谈笑风生,出院在家休养期间,光头上慢慢长出了绒绒的黑发了,一家人好开心。

工作是事业,工作是生命的动力,娜娜又上班了,继续做着她的软件开发研究项目。

时间如水,无声地从指间流过。娜娜觉着不舒服,就不敢耽误,去医院做了检查。一检查,医生便让她立即住院治疗。

科学再发达也是有限,钱再多,在救人性命这一点上显得力不从心。娜娜最终还是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她至爱至亲的人……

春兰从痛苦的记忆中走出来了,她坐在床边,那股韧劲又上来了。默默跟自己打气:“为母则刚,我要坚强,我要撑起家庭这片蓝天,让家庭重新阳光灿烂,春意融融。”

春兰走出卧室,来到厨房,看到大伟正在擦擦洗洗,就说:“大伟,你去休息一会儿,让我来。”

大伟直起腰,看着岳母,一脸诚恳地说:“妈,我上班是一直坐在那里,一动不动,光用脑子不动身子,回家让我做点家务,是休息,也是活动脑子。”

春兰一时语塞......

大伟又说:“妈,妞妞都是学生了,生活能自理,以后你就别管那么宽,该放手就放手,咋乐呵就咋来,闲下来与那些阿姨一起跳舞,一起唱歌,一起郊游多好!要用车的话,我全力以赴支持。”

春兰听完,不由自主地流下了两行热泪……

 

相关文章  
上一篇:【随笔】思想者与鸟粪
下一篇:张兵谈片之六十九:中秋的感觉
您的心情  
 
热门·推荐  
年轻干部的贪腐陷阱
年轻干部的贪腐陷阱
北京市东城区纪委监委针对党员干部违纪违法...
· 《嗨!中华对角羚》一书与读者见面会
· 乘客酒后跳车受重伤司机被控犯罪 法院
· 新型毒品伪装成饮料 安徽一制毒团伙被
·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将于11月1日开启
· 年轻干部的贪腐陷阱
· 艺术家风采---著名实力派画家孙晓凤
点击·排行  
脱贫验收 严防材料扶贫之风抬头
郑州检出进口冻猪肉外包装标本呈阳
从废弃矿坑中"掘金" 莱西让"绿
爱在深秋
砖集二小率先举办科技研学活动
【书画】书画名家卢向前书画欣赏
走访忙 排查细 精准资助重落实
【书画】著名书法家郭建安书法作品
金色之人
三门峡市委常委、组织部长贾书君主
热门·图文  
 
从废弃矿坑中"掘金" 莱西让"
砖集二小率先举办科技研学活动
【书画】书画名家卢向前书画欣赏
走访忙 排查细 精准资助重落实
 
 
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 | 加盟合作 | 人员查询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
Copyright©2012 www.xsdcmnet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
法律顾问 张福源 邮箱:xhbkzx@126.com 备案号:京ICP备17018691号-2
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,不得複製或轉載 No part may be reproduced in any form without the prior permittion